Gestalt Therapy International

A community of dialogue

Programs around the world

Facilitating authentic living & working

跟史蒂夫 维纳 冈瑟做咨询:

知情同意

标 向

标向

我的承诺是针对你的个人成长和自我赋权。

我所使用的方式的基础是格式塔疗法。

通过其他事情,也就是说我专注于提升你的觉知、扩展你选择的范围、以及协助你成为更加绽放的你自己。我想要以这样的方式,也就是尊重我们双方的智慧和经验。这也就是说,我把我自己也包括进这个进程里,并且期待我也将会从你那里受到挑战,并在我们的会面中成长。假如你认为某些部分不合适,我乐于接受来自你的挑战。

什么是我不做的事呢,那就是“修理”你,依赖于给出建议或方法,或者支持你继续扮演作为受害者的角色。这个工作是合作性质的,而且你将通过积极地参与而受益。

我通常不会事先带着一个议程进入咨询,或者也不会总体上有一个对咨询进程的控制。我对于,什么对你来说是重要的感兴趣。我对你的感受感兴趣,但也不想去超出你承受范围地打开一些事件;我相信循序渐进是重要的。

尽管咨询过程可能会非常情绪化,心理上的亲密对于你释放而言是重要的,因此咨询关系严格来讲是专业的。

初始合同

第一次咨询是一个为我们双方彼此会面、以及确认我们是否会继续合作的机会。我将会在我们进入你当下的问题之前,先花些时间了解你的一些背景信息。这也是为什么通常第一次咨询的时间会略微久一点。

然后我们可以决定一个初始阶段的咨询疗程。我要求在第一次咨询之后是一个六小时的承诺坚持的咨询,是真正的“尝试”以了解这个治疗是否适合你。在那之后,我们可以回顾事情进展如何以及决定之后的计划。

频次

通常周次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频次也可以根据你的状况和预算进行调整。有些人喜欢一周两次更密集的节奏,并且也有一些选择,例如强度为每天一次连续一周。

在线

当我在其他国家授课期间,我只能做在线咨询。我倾向于使用Zoom,因为它比较好用。我也可以用脸书、微信视频、Skype或者电话。

假如连线品质不佳,那么用电话可能也是一个选择。这个由我出钱。

如果试过上述几种方式之后,这其中没有一种方式可以有效运作,那么我们可以协议重新安排咨询计划。

专注

格式塔疗法不是以事先编程好的方式工作的。咨询的主题可能会出自你提出的话题,或者是我所建议的。它可能是某些在咨询过程中出现的东西。如果是某种在咨询中出现的对你而言重要并且需要被处理的部分,请直截了当地说明。

诊断

我在我的治疗中并不使用诊断。假如有一个第三方,例如保险公司支付了你的部分账单,为了得到报酬,我可能需要按要求给出一个诊断以交给第三方。

诊断是技术过程,它引用一组被称作DSMV 5的创建的类别来描述问题的本质。并且有一个普世的要求来界定这个问题是短期还是长期的。假如我不得不进行诊断,我将会和你一起讨论。

资质

我已接受格式塔疗法的专业培训,我是EAGT(欧洲格式塔疗法组织)成员。我也是澳大利亚职业发展协会(CDAA)的职业顾问,并在这个领域提供建议。我的最高学历是心理健康硕士。我有家庭和夫妻治疗,家排工作的培训和经验,我也可以传授基本的静心练习。

会员身份

我致力于遵守我所属协会的职业道德准则。关于欧洲格式塔疗法组织的职业道德准则查看,请点击这里

我严格要求自己遵照这个职业准则,如果你发现我无意中违反了准则,请告诉我。

我认为保险行业在咨询领域是不道德的参与者,我不支持赔付保险。你可以点击这里阅读我撰写的关于这个问题的一篇文章。 here..

美国免责申明与澄清

我是一名注册心理治疗师,但这并不涵盖在美国的实践。当我在美国境内,并且/或者在美国接待咨询,我不会用“治疗”、“心理治疗”或者“心理咨询”来描述我的工作或者声称我做上述工作,因为这些用词是只给那些以这种方式获得许可的人使用的。在这个管辖范围内,我把我的工作描述为“生活辅导”、“格式塔咨询”和“真诚指导”。

笔记

在工作时我会记笔记。这些笔记并非评估,只是记录叙述。所有的记录都适用以下限制性条款而保密,并且始终对客户开放查看他们自己的档案的权限。

隐私

我从个人和专业的角度承诺:我尊重你的隐私权。这是和其他人的权利以及社会普遍状况相平衡的。保密是有限制的,而在某些情况下,信息必须依法披露。这其中包括:

  • 假如怀疑有虐待或忽略儿童或者老人的事情发生
  • 假如你真的处于伤害你自己、他人或者财产的危险中
  • 假如我被法庭或者法律命令我这样做
  • 假如你在寻求来自保险公司的费用报销,他们可能需要报告
  • 假如你因为法庭的命令而参与治疗
  • 18岁以下的客户不能确保得到来自他们父母的无条件的保密保证。

 

这些情况非常罕见,只有在与资深同事进行适当协商并通知您之后,才会发生泄露机密的情况。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可能无法通知客户。这些保密限制是基于最小危害的原则。

我在受监督中,所以你的案子可以和监督专家讨论。这个人也受到专业保密的限制。

假如你正随我接受伴侣治疗,这个前提是,你对我透露的资讯,我不会提供给任何法律争议。

从我这里,我要确保,在我的治疗过程中没有任何干扰。例如,我会请你在咨询过程中关掉手机,并且不能接任何电话。假如我们是通过网络做咨询,我会确保我所处的空间不会受到干扰,并且我会请你做同样的事。

伴侣治疗

就如同个体治疗一样,很少有只做一个治疗就能见效的。伴侣们需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而不只是认为要去“修理”对方。我这里会有一张很周全的准备单,你可以查看这里…here..

假如你和你的伴侣决定,在伴侣咨询之外做一些个体咨询,你在这些个体咨询中所说的事情会被看成是伴侣治疗的其中一部分,并有可能在合并咨询中被拿出来讨论。

精神修行

 

很多人都曾经在各种宗教环境、组织和他们的成员或者代表那里遭受过痛苦或创伤。我把这个称作“宗教伤害”,并且这会引起一个人与精神修行的联系形成负面的影响。

我认为这是在个人治疗过程中要处理的一个重要议题,也许有必要这样做,以便在没有消极联想或痛苦的未竟事务的情况下,处理精神修行问题。

我发现精神修行可以支持治疗工作。我从个人经验和专业经验中都看到了这一点。正因如此,我在规律实践中看到了它的价值。如果你已经有了这样的精神修行,作为对治疗工作的支持,我建议你坚持这样做。如果你没有,我鼓励你考虑找一个属于你的修行方式。

这也许不适合你,或者你对此不感兴趣,对我来说是没关系的。我关注的是什么方式对你个人的发展来说是最好用的。因为,我是看整体导向的,我看待健康和幸福是综合精神、情绪、社会、肉体和精神修为多个方面的经历。看起来,当人们将思考、感受、行为和行动都囊括进功课中,治疗会让人受益。

许多人根据道德信仰或精神实践来生活,这些信仰或实践为他们的生活决策和观点提供了依据。有时候,这些信念和实践与一个人的情感问题或生活环境之间的联系是很重要的。超然信念或经验可以为客户可能面临的问题提供巨大的支持和意义,有时也可能与未完成的事务和未解决的问题相关。

我很敞开以及乐于讨论这些问题,因为这些很可能与你有关。诸如此类的对话的目的,是为了丰富我们对于现有问题的认知,并不是为了改变或者辩论观点的对错。我对于将修行囊括进来,或者探讨一些精神修养的资讯是感到舒适的,因为它们很可能会给你带来帮助。你有特权决定要不要把这部分、或者任何与你个人想法以及感受有关的方面加进来。

合作

假如出于某种原因,你没有从治疗过程得到你想要的,请让我知道,这样我就可以处理你的担心。治疗不保证结果。结果来自于关系自身,它包含治疗师和客户之间共同的努力。很多时候,熟悉的困住的体验可能在治疗关系中发生。但凡事总会有解决的机会,并在最后提供一个不同的体验。不论如何,这需要投入能够看清和解决这类卡点的过程。因为这能在之后为其他关系带来价值。我提出这些问题,是因为,理解参与治疗所涉及的一些工作是很重要的,因为你不是在为交付给你的具体结果付费,而是为了我所花的时间,和我为你能够在一个不断发展的学习过程的付出而付费。

咨询时

我以完整的60分钟作为我的一小时咨询的长度。这和那些实际只用45-50分钟作为“一小时咨询”的从业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假如我们使用网络媒体,有时候可能需要花些时间连线,或者在断线之后重建连接。我认为每小时5分钟的中断是可以接受的。如果中断的时间更长,我会为这个咨询额外延长时间。

第一个咨询需要一个半小时,计费就是1.5X1小时的费用。

随后,平均每个咨询的长度是一小时。

可以安排更长时间的咨询;以小时费率计算。有些人喜欢咨询时长是一个半小时或者两小时。

伴侣咨询要一个半小时。伴侣咨询支付的费用和个体咨询的小时费率一样。

职业咨询的费用是固定的,咨询大约四个半小时。

咨询长度在开始之前双方已协定。有时候,当咨询接近结束,可能看起来有必要需要更多时间。如果是这样,我会建议对于咨询时间的限定做重新调整。

治疗界限

治疗合同涉及交换。你支付我钱,我给你我的时间,并在那个时间框架内,贡献我的专业知识,以及尽我最大的努力。

一起,我们处理问题。

有可能在咨询疗程之间,会发生其他形式的合同。这个举例来说,可能会是以文字或者邮件的形式出现。

电话联系,除了安排事情,我把这部分看作我的职业时间。如果有紧急状况或者非常重要的情况发生,我可以接你的电话,只要我有空,我一定打回给你。假如我在中转或者正在接待其他客户,就有可能无法立刻回应你。

正式和全面治疗会面之外的治疗接触

请注意,我不通过电邮或者信息的方式做治疗。我只在有必要改变咨询时间日期安排的时候使用这些媒介。

我不会通过电子邮件或文字进行任何类型的私人谈话。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可以随时请求发起一个会话。请不要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我个人问题。如果有什么文件你想让我读,作为治疗的一部分,你可以把它寄给我,我会在治疗时间读它,我们可以把它作为治疗的一部分来讨论。

我的经验告诉我,通过邮件或者文字信息很容易造成误解和错误沟通,当有重要的事情发生,并不能通过这类媒体来进行妥善处理。因此,请不要要求我用这些手段与你联系。我只用语音和视频的方式来做治疗。

紧急情况

当有紧急事件发生,你感到需要立刻引起重视,我会尽我的力来支持你。假如我不能立刻给予帮助,请给我留言并指出这是紧急情况。假如你需要在我能够与你联系之前得到协助。请联系紧急服务。

费用和支付

我不提供信用贷款。咨询会面之后必须完成付款。现金、微信、支付宝、信用卡、贝宝Paypal都可以(请注意,贝宝的用户,你必须勾选支付贝宝的转账费)。

费用根据收入范围比额表来界定,请进行自我评估。请查看与中国相关的支付选项和比额表。请注意,如果您是在伴侣关系中的话,费用等级是根据一对夫妇的总收入来评估的。

假如需要翻译,翻译费不包含在咨询费中,需直接支付给翻译。

假如你要求我提供其他专业服务,例如写报告,参加会议,我会按一个比例基础计时收费。

我按一小时的费率计算。因此一个半小时的咨询-例如第一个咨询-是按1.5X小时费率收取。

 

核对以表明同意费用政策*

是的,我理解并同意费用和支付政策

出席和取消

除紧急情况外,必须提前24小时通知取消咨询会面,或全额支付费用。如果您的咨询是由第三方支付,这笔费用将由您支付。

我不为客户提供提醒电话或信息。我对准时出现在我们协商好的时间负有责任,客户也应为自己负责。你可以发起请求一个日历嵌入电邮发送给你,这个我可以做。重点是当这个邀请发给你时,你需要接受邀请。

如果约好的咨询,你迟到,我们将仍然会按照约定的时间结束。

如果我会面迟到,我将延长你相应的咨询时间。如果这对你会是问题,那么我欠你这段时间,会在下一次咨询补上。

如果我错过了咨询,或者必须在24小时内取消,我欠你一个咨询-免费补偿给你。

 

核对以表明同意费用政策*

是的,我理解并同意出席和取消政策

终止

你可以在你选择的任何时候终止治疗。

基本有三种治疗关系-偶尔的、放松的和坚持的。

偶尔治疗,包括一次性的咨询,或者与特定议题和时间有限的危机有关的咨询。这可能是极有价值的,可以在危机中帮助到某人,但这更像是当水槽堵住的时候你打电话叫水管工过来帮忙。这不是我首选的治疗,尽管有时能在一次咨询中取得多大的成就,是值得注意的。

轻松的治疗关系是随意的-客户以自己的时间和速度进出治疗,维持一种松散的关系,他们有时会依赖,有时又会远离。但有某种形式的持续联系和利用治疗来解决问题。

坚持的治疗关系可以在任何时候终止。但它的特点是一段时间内的承诺,或某一特定问题的过程,或作为一个人正在进行的发展的一部分,有时人们在承诺治疗和更宽松的安排之间游移。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希望得到承认。

我对这些关系都没意见。不过,我会要求澄清从一种关系到另一种关系的转变。如果客户从坚持的或放松的关系转移到某种类型的终止,那么我要求我们有一个讨论这个问题的最后一次会晤,并处理结束。我认为对我们双方来说,重要的是我们的合作能够正常地完成,而不是你们直接就不再来了。在那之后,门仍然敞开着,可以在任何时候重新接触,但是这代表着治疗的一个阶段的结束,即使它可能在某个时候重新开始。

怎么知道呢?治疗关系的特点是,在本次咨询结束时预约下一次咨询的日期。这一日期可能是未来的一段时间,但它代表着继续这种关系的意图。这个日期可能会被改变,但是如果它被取消了,没有代替的日期,这很可能标志着治疗关系持续趋势的结束。

假如我觉得我无法进一步帮助你,我可能会提议终止,并提供给你一个转诊。我总是会与你一起探讨的。

 

核对以表明同意费用政策*

是的,我理解并同意终止政策

联系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

澳洲电话: (02) 8064 7431

美国电话: (323) 381 9810

中国电话:: 185 1631 5629

电邮:: contact@gti.today

自我评估

你可能发现,为了你的便利,有必要填写我为你准备的健康与幸福自我评估表:点击这里下载

登记表

你的最终登记步骤在这里:

 

在这里输入你的电子邮件*

然后请以客户身份填写登记表。